收回宅基地近百宗, 实现零上访! 壶峤镇这个自然村如何做到的

发布时间:2017-12-06 20:21:00    |        |    点击数:

在农村,拆房子并收回宅基地,是一项难于上青天的工作。但在壶峤镇流源村山头自然村,村集体尽管收回宅基地82宗15亩:整合非耕地9宗3亩、拆除违章建筑面积6宗1亩、有偿退出42宗6亩、无偿退出26宗5亩,却没有发生一起上访事件。

看似难以理解的现象背后,到底有何玄机?

 

子孙后代生活质量要提升为什么改

 

建房三年之后,阳光终于照了进来。山头自然村郑树木一家头一次发现,屋里的世界原来也可以这么亮堂。以前的日子,着实过得憋屈。当年建新房,几乎每块砖、每片瓦,都得靠人手抬肩扛。不是没有工具,而是没有能通车的路,想进也进不来。前面数栋旧房,已经空了十余年,却把他的房子挡得严严实实。办法不是没想过,邻居也都是叔伯兄弟,可问题就是解决不了。农村人念旧,横竖都是祖上留下的,再破再烂也是个念想,给多少钱都不卖不换。

在流源村山头自然村类似问题还很多。破败的老屋或散布各处,或集中连片,占据了村庄大量空间。牛棚、猪圈、露天厕所,零零星星填满了整个村庄。脏、乱、差,成为村庄环境的真实写照。村庄内几乎找不出真正的路,即便有,也是让行人雨天一身泥、晴天一身灰。

在人多适宜建房地块少的山头自然村,因为无新宅基地可批,农民就私下交易,价格越炒越高,买都买不起。实在没辙,部分村民打起了自家粮田的主意。没几年工夫,房越来越多,田越来越少。所以,村民也愁:这样下去,子孙后代靠什么吃饭?

不仅如此,涉宅基地的矛盾纠纷频发。有的因为屋檐滴水问题,有的因为一个牛棚或猪圈或露天厕所不肯相让,轻的争吵怒骂,重的大打出手甚至群殴,从此老死不相往来。

在农村税费改革完成与计划生育工作重点转向后,当地干群关系依然不那么和谐,背后也有宅基地的影子。一户多宅、多占宅基地的村民,往往有钱有势。这种不公平现象长期存在,很容易导致群众不信任镇村干部。

弊端沉积,宅基地制度改革,已是箭在弦上。

 

村民事务理事会做主不偏不倚依靠谁改

 

原流源村山头自然村村民小组组长徐忠发,受邀担任由10为成员组成的村民事务理事会会长并主持宅基地改革。头一件事,就是开村民大会。出乎意料的是,凡是在家并且行动方便的人都来了,而且都赞成宅基地改革,没吵也没闹。

徐忠发总结,事成不成,得看群众信不信你。他说:“群众会打算盘,我一介原村民小组组长,年事已高,在村里没啥利益牵扯,干这事不光没钱赚,还得自己贴钱。”

宅基地改革阻力重重,既有村情复杂、思想不通等原因,更有长期存在的基层治理顽疾。在镇党委书记吴贞河看来,群众路线是山头自然村宅基地改革的核心理念:“村里的事村民办,让村民做主,靠协商解决问题,这样才最彻底。”

流源村在山头自然村遴选有声望、处事公正的10位退休老教师、退休老干部、党员代表、村民代表组成村民事务理事会,并赋予其相应权力与职责。宅基地怎么退,镇村两级不拿意见,全由理事会定夺。理事会成员只做事,不拿一分钱报酬。

当然,镇村两级也没闲着。村里筹资80余万元,编制村庄规划以及支付有偿退出宅基地、村庄基础设施建设等费用。镇村两级做后盾,让理事会既敢承诺,又能兑现承诺。

对美好生活的向往,无论是农民还是城里人,都是一样的。多数村民并不反对宅改,但心里有顾虑,怕不公平,怕有头无尾。村里一些高龄老爷爷、老太太,就不时冲着村党支部书记顾光华、村委会主任徐春高喊:“你们拆我家的房子不打紧,但是要一直拆下去,将该拆的都拆掉。不然我肯定要骂你们!”

难题并非无解,办法归结为12个字——党员干部带头,公平公开公正。村“两委”及其支持与引导下的理事会没让这些老爷爷、老太太失望。

“一个号令”喊到底,“一把尺子”量到底。山头自然村按照“一户一宅,面积法定”原则,坚决清退多占的宅基地。对历史形成的超面积多占并且确实无法退出的,一律由村集体按照有偿使用的原则自行收费调整。党员干部、村民事务理事会成员带头退出多占宅基地,助推宅基地改革困局迎刃而解。理事会会长、原村民小组组长徐忠发和退休老教师、理事会成员徐孝木,就是全村82宗宅基地退出领头人。

 

群众的获得感就是指引往哪儿改

 

接受宅基地改革试点任务之初,壶峤镇流源村“两委”班子成员分头调研回来,心里都有点犯怵。

村党支部书记顾光华说,关键是要换思路,分析出群众在宅基地改革中有什么获得感。“这事想清楚了,方向就找到了,路子也就明晰了。”

那么,群众在宅基地改革中到底应该有什么获得感呢?

已过古稀之年的山头自然村村民徐福华,喜爱锻炼,每天都要沿着通村主干道走上一趟。过去村里没条通村的路,只能在自家附近数户门前溜达一下。如今,出门就是水泥路,去哪都通畅。每当他遇上来村里做客的人,都会不厌其烦重复这么一句话:“现在晚上也不怕摔跤,做梦都想不到,起码能多活两三年。”

山头自然村宅基地改革,也不是一味拆旧房,而是一个寻找乡村记忆、传承文化的过程。对当地有保留价值、有文化特色的老建筑,尽管达不到文物保护标准的,由村集体进行维修后作为村民活动场所。

有人问,宅基地退出来,以后再想建新房咋办?“只要符合‘一户一宅’政策,就给批新宅基地。”村委会主任徐春高这样回答。他还介绍,对于在城镇有稳定就业的村民,如果退出宅基地或放弃在农村建房进城落户,“原有农村待遇不变,享受住房、教育等优惠政策,可自愿选择是否回村建房。”

宅基地改革全面铺开以来,山头自然村未出现一起到镇以上信访案件,未新增一处违章建房。村集体收回的宅基地,可满足未来10到15年村民建房合理需求。

对于宅基地改革大命题而言,山头自然村这远远没有到达终点。“后续管理跟不上,出现反复就会功亏一篑。如再批新宅基地,谁也不能再多占”,该镇党委书记吴贞河说,“镇村两级要负起责任,既要有规章制度,更要有执行规章制度的强大推动力,确保尽快发挥出村集体收回的宅基地效益,让广大村民享受到更多更大的实惠。”(广丰区局壶峤镇国土所纪叶飞)

 

关闭窗口】  【返回顶部